星欧=无人机跨海首飞背后,造一台全球最大商用无人运输机

2024-05-17 09:54:45 fc16888

2024年,星欧低空经济、eVTOL成了创投圈热门话题。

星欧这波浪潮,就像看到了电动汽车的早期阶段,不同eVTOL公司正在瞄准不同方向。硬氪了解到,来自昆山的航天时代飞鹏有限公司,于近期顺利完成国内首次无人机跨海空运任务。承担这次跨海任务的飞机是FP-98“狮子座”,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商用无人运输机。

航天电子(SH 600879)、顺丰、古玉资本是航天飞鹏背后的投资方。4月24日,航天飞鹏这次跨海空运任务完成消息一出,间接持股的航天电子便在当日涨停。此前航天飞鹏的身影常常出现在央视新闻。

硬氪曾在4月探访航天飞鹏,揭秘低空经济赛道这家神秘的无人机厂商。

航天体系开始创业全球最大商用无人运输机

全球最大无人运输机的诞生,开始于一次默契的合作。

2013年,亚马逊开始了无人机送货,着眼最后一公里;与此同时,国内开始了无人机的创业浪潮,消费级无人机龙头大疆创新、专注农业的极飞科技等开始了它们的无人机创业。

彼时,国内物流界的头部公司顺丰早已开始了无人机版图筹谋:干线大型有人运输机、支线大型无人机、末端小型无人机三段式航空运输全盘部署。

10年后,即2024年,国内低空经济赛道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火热。无论是载人无人机抑或载物无人机,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事实上,航程10公里的无人机早已进入了白热化竞争阶段,这也说明这个市场的并竞争壁垒没有那么高。因为无论巨头如顺丰、美团,还是专注无人机的大疆、极飞,抑或其它航空器公司,都在10公里无人机上有着成熟的多旋翼机型。

但航程上升到了100公里、1000公里,当无人机变得庞大,竞争壁垒开始出现。

当时,顺丰控股旗下的顺丰航空已经是国内运营全货机数量最多的货运航空公司,但他们还希望能在市场上找到研制大型无人机的团队,完成支线物流上的无人机替代。

航天飞鹏CEO刘泽峰向硬氪表示,所以顺丰才找到了航天九院(注:航天九院一般指中国航天电子技术研究院,隶属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九院从2005年开始就在研发无人机,导航、控制、遥感测绘、计算机等技术都是九院的核心,这些技术恰恰也是无人机关键技术。

2017年11月,双方签订合作,顺丰希望拥有一款大载重长航程的无人运输机,而九院技术实力完全满足他们的条件。

航天飞鹏背后的投资人,古玉资本合伙人李淳向硬氪回忆道,2017年至2018年,当时九院团队仅花了8个月时间,就将有人机型改造成无人机并且成功飞行,这个过程证明了团队技术能力和执行力。

古玉资本是一家成立于2011年的人民币机构,管理规模50亿人民币,曾成功投资顺丰控股、中际旭创、极兔等明星项目。围绕被投企业生态和基于对供应链的思考,古玉在2020年联合航天九院、顺丰孵化出航天飞鹏,4年后“低空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一个细节是,在某成熟型号运输机的基本结构和动力基础平台上,九院团队对其做了无人驾驶化设计。

2019年,顺丰和航天九院双方将这个项目以合资公司方式进行商业化运营。刘泽峰表示,“当时一拍即合,研发大型无人机需要很多资本,更需要体制机制。也就探索出了央企出人才出技术、民营企业出资本出市场的模式。”航天飞鹏在2020年落地,成为一家混合所有制企业。

李淳解释,在古玉资本内部,航天飞鹏项目的定位是产业并购。原因在于,古玉将航天飞鹏从上市公司航天电子集团独立分拆出。航天飞鹏背后资方变为古玉资本、顺丰集团、航天电子。

目前,航天飞鹏的FP-98“狮子座”无人运输机已交付商业化使用,对外售价千万级;其载货重量1.5吨,最大航程1200千米。

图片关键词

FP-98“狮子座”无人运输机

4月18日,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副局长章亚军向航天飞鹏颁发了FP-98无人机系统型号合格证(TC);4月24日,这款FP-98“狮子座”无人机顺利完成首次虾苗跨海空运任务。据悉,航天飞鹏也已与相关方达成合作意向,计划将此航线(海南—粤港澳大湾区的低空无人机物流跨海运输航线)作为常态化运营。

一家无人机公司的商业化运营

与众多无人机厂商不同的是,航天飞鹏是目前赛道中少有的全机型布局厂商。

其产品包含“双千、双百、双十”系列,分别对应干线、支线、末端物流。

首先,“双千”是指飞行半径1000公里、载重能力1吨以上,航天飞鹏拥有FP-98“狮子座”(曾用名FH-98),也就是和顺丰合作的这款载重1.5吨大型无人机;“双百”是飞行半径100公里、载重能力100公斤,航天飞鹏拥有复合翼机型FP-981C“射手座”;“双十”是10公里半径、10公斤载重,有多旋翼无人机FP-981A。

图片关键词

航天飞鹏产品系列图

刘泽峰向硬氪透露,整个产品体系的构建考虑了民用场景覆盖问题。百公里飞行半径产品能够覆盖绝大多数省内地级市之间距离,十公里飞行半径产品基本考虑城市末端物流及县域经济。

从商业模式来看,无人机公司的未来是提供系统化解决方案。刘泽峰举例,海康威视从摄像头显示器起家,但现在能够提供区域、城市的安防解决方案;华为、中兴核心是终端,但实际上可以给运营商提供一整套通讯解决方案,从铁塔搭建、通信基站、到入户布局等。

李淳也认为无人机公司要做好服务商,航天飞鹏未来合理的收入结构中,服务比重需要更大。“从客户需求看,除了直接购买各种型号尺寸的无人机产品,客户也会提出很多场景运营的需求,所以运营能力一样重要。”

比如,航天飞鹏与昆山消防合作时,就在多旋翼机型下搭载了两个可发射灭火弹。

图片关键词

多旋翼机型

除FP-98,飞鹏还有一款大型垂起复合翼无人机产品——FP-981C“射手座”,其载重100公斤,可应用于跨海岛山区运输、灾区救援、沿海巡察搜救领域。

图片关键词

FP-981C“射手座”垂起复合翼无人机

刘泽峰表示,无人机通过程序进行操作,减少了驾驶员熟悉仪表时间。不需要飞行员培训、也不需要飞行员拥有飞行经历,就能够用快捷的方式提高效率。尤其在高原、戈壁沙漠、海岛这些场景,解决了陆路高成本难题,。

但针对商业化场景,目前单靠一家无人机装备公司无法解决,需要各个层面去弥补。比如,若用飞机将经济作物从乡村运往城市,首先需要乡镇大规模集采,再用无人机运输才能降低整体运输成本。

随着未来的技术、监管政策更成熟,“或许无人机会像汽车、民航飞机一样,有各种玩家。无人机也会有红绿灯、保险、飞机文化、培训等等行业,甚至楼房建筑,那时候人们的消费方式也会发生改变。”刘泽峰表示,当然,一旦市场运营商成熟,飞鹏会成为中国商飞这样的飞机制造商,无人机也会成为汽车一样庞大的产业。


标签: 星欧娱乐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
欧亿8星欧12年专注于米拓企业建站系统的研发,为你提供合规、安全、专业的官网解决方案!